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txt-第兩百七十六章 相見分享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这几天,因王嫣为了理清自己和张进之间的感情,很是克制自己,一时不曾再去西城永家巷那边寻张进见面了,这着急的不仅是张进了,坐立不安的也不仅是张进了,这几天王嫣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她常常茶饭不思,神思不属的,有时坐在梳妆台前发呆,有时捧着本书发呆,有时就是吃饭时都忽然发呆起来,恍恍惚惚的,本来活泼开朗、爱说爱笑的少女,这几天却眉头全是愁绪不散,蹙眉不展了。
别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那贴身丫鬟兰儿却是明白自家小姐为何会如此了,不过是想情郎想的呗!
看着自家小姐一日日恍惚出神,时不时蹙眉叹气,兰儿有时就忍不住道:“小姐,你何必为难自己呢?要是想去和张公子见面,那就去吧,与其小姐这样在家里发呆叹气,还不如去寻张公子呢,至少小姐和张公子在一起,看着就高兴欢喜,可不比这样在家里发呆叹气强?”
优美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七十六章 相見看書
可王嫣闻言,咬着唇想了想,却是又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唉!你不懂!你懂什么?再说,为何总是我去寻他,而不是他来寻我呢?难道只有我去纠缠他了,他对我的心思却如此淡漠?以至于他都不愿上门来寻我了!要是如此,我和他这情谊在他眼里也就是那么浅薄了,一直是我自己一厢情愿,这我又如何敢把终身托付于他了?你说是不是如此,兰儿?”
兰儿听了,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也觉得她家小姐说的对,但又忍不住问道:“那小姐,要是张公子真的就一直不曾来上门寻你,那小姐又该如何呢?”
王嫣听问,又是蹙了蹙眉头,摇头苦笑道:“还能如何?如此更是证明他心里眼里未必有我了,我自也是该知情识趣的不去胡乱纠缠不清了,从此一别两宽,各自欢喜,不再联系就是了!”
王嫣这话说的容易,不曾有什么犹疑,但兰儿觑了觑她家小姐的神情,心里却是明白她家小姐还是想着张公子有一日能来府衙寻她了,心里还是有着期待的。
所以,兰儿又安抚道:“我看着张公子也是喜欢小姐的,这几日小姐一直不曾去寻他,恐怕他现在也是着急了呢,再过一两日,再不见小姐,张公子肯定是会来府衙寻上门来了!”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七十六章 相見展示
王嫣闻言,失笑了一声,可蹙眉想了想,又忽的轻叹了一口气,再次出神发呆了。
火熱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七十六章 相見相伴
而就如此过了几日,一直不见张进寻上门来,王嫣越发忧愁善感,本来活泼爱笑的姑娘却是变的敏感多疑起来,这可真是相思害人不浅了!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笔趣-第兩百七十六章 相見熱推
可就在今日,张进真的寻上门来了,那王瑞小跑着来通风报信,别说丫鬟兰儿有些不敢置信,王嫣自己也是不敢相信了。
她几乎立刻从发呆出神中醒过神来,看向王瑞急切问道:“真的?你刚才说什么?是石门县的张进张公子来了家里?”
那王瑞猛点头应道:“嗯!真的,三小姐!我哪敢骗您啊,真的是那石门县的张进张公子来了家里了,现在他就在老爷书房做客呢,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这么大胆就来了家里,而且怎么就成了老爷的客人了?真是奇怪!”
确认了是张进真的来了家里,王嫣根本没听完王瑞后面说的话了,当即她就是起身,迈步出了闺房,就往外面走了,往王知府的书房来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ptt-第兩百七十六章 相見
此时,她心中是如此欣喜,如此迫不及待,根本顾不得多想其他,她只想着去书房那边和张进相见了!
那兰儿见状,忙也是追了出来,唤道:“哎!小姐,你这是去哪儿?那是老爷的书房,还有男客上门呢,你这时候过去不妥当的,夫人要是知道了,那就糟了!”
可王嫣哪里听她劝了,她这几日辗转反侧,茶饭不思,忧愁善感的,不就是一直等待着张进能够自己寻上门来吗?如今他寻上门来了,她哪里还能够克制自己不去见他了?
所以,王嫣灿烂笑道:“什么男客,男客不就是张公子吗?我们和他相约见过多少次了,有什么可避讳的?走!这就去爹的书房看看!”
“可是,可是”
但不管兰儿如何“可是”了,到底拦不住王嫣,王嫣脚步飞快的往王知府的书房来了。
而此时,王知府的书房里,张进和韩云正经受着王知府考教呢,其实也说不上什么考教了,不过是问了读什么书,读到哪里,又挑几句问问见解,讨论一番而已。
当然,对于也是十年寒窗苦读的张进来说,这些问题自然是没什么难度的,他都回答的很顺畅从容,不曾有什么结结巴巴的时候。
王知府见了,也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看来,这些基本的学问,张进你都学的很扎实啊,给你开蒙教学的先生学问肯定也很是扎实,如此才能教出你这样的学生来!”
张进笑道:“多谢大人夸奖了,给我开蒙,教导我的都是家父了,他是一秀才,一直不曾中举,所以就在家里开了一学馆教授学生读书了,我就是我父亲亲自教导开蒙的!”
“原来如此,这倒是难怪了!”王知府又是恍然点头,笑着赞道,“如此看来,你父亲的学问也很扎实啊,有你父亲亲自教导,怪不得你也学的这么扎实了,不曾夸夸其谈,几句话就清晰明了了!”
张进笑了笑,刚要说话再谦虚几句,忽的这时就听见外面少女欢快的笑声传来:“爹!你在书房吗?我进来了!”
说着,也不等书房里的王知府回应,就听“吱呀”一声,书房门再次被推开了,一个欢笑蹦跳的少女就迈步闯了进来,她扫了一眼这书房,就直直盯着张进看,顿时本来就面带笑容的她,更是笑的极为灿烂了,如花一般美丽动人!
张进先是一怔,随即看着这闯进来笑靥如花的少女,却也是双眼大亮,同样微笑了起来。
这一瞬间,他们眼眸对视,情谊自是不说自明,这几日张进的坐立不安,王嫣的少女愁绪,都在这一瞬间的相见,在看见各自的笑容之时,消散不见了!

人氣玄幻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兩百七十一章 尋上門去熱推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这两三天,张进心神不宁,坐立不安,因为他等的人一直没来了,他不知道她为何不曾来了,心里十分焦躁,以至于读书也读不进去,常常走神了。
这走神一次两次,那还就罢了,张秀才关心的询问一番也就算了,可张进总这样走神,那张秀才可就心中不耐了。
于是,在三天后的一个上午,张进又出神的看着那小院门了,张秀才发现了,当即就是厉声呵斥道:“进儿!你又走神了!你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天天走神,天天看向院门那边,你到底看什么呢?院门那边有什么好看的?你这样不把心思放在读书上,都想什么呢?要是像你这样读书,你还想考进金陵书院,还想乡试中举呢?做梦了吧?”
这训斥声响遍这小院,别说回过神来的张进听的羞愧的低下了头,就是方志远、朱元旦和梁谦几个都是噤若寒蝉,不敢说话了。
还有,就是那正打扫屋子的张娘子都是听见了这训斥声,不由匆匆从屋里出来,看着低着头羞愧,抿嘴不言语的张进,噤若寒蝉的方志远、朱元旦他们,以及十分恼怒的张秀才,她笑着走了过来解围。
精彩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討論-第兩百七十一章 尋上門去推薦
她劝道:“相公,别生气!进儿读书总走神,是进儿不好,只是进儿也有他的缘故了!好了,相公之前不也总是说不要太过紧张,太过看重这考试吗?也许进儿只是太过紧张了,所以心里总是担心,读书也就心不在焉了!”
张秀才闻言,神情缓和了下来,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他叹道:“娘子,话是这么说了,考试是尽力而为就行,最后能不能考中通过那另说,但他考之前也该把心思放在读书上了,就他这样总是走神,那还考什么呀?可别到考场的时候,看着考卷考题都出神了,不能动笔了,那可真是笑话了!”
听他如此说,张进就更是深深的低下了头,心里越发惭愧了,他也知道自己这几天状态不对劲,每次回过神来,也总想着调整了,可是不知怎的,总是调整不过来了,总是向那院门看去,想着王嫣今日会不会来了,然后就又是出神了。
所以,此时张进也是自己起身承认错误道:“娘,不怪我爹,是我自己不对了!我这几天是总走神了,心思总是跑偏了,总是不能安心读书,爹呵斥的对!”
张秀才当即就又是瞪了他一眼,轻哼一声道:“你还知道啊!那你怎么不改正过来?”
那张娘子也是神情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倒是心里猜到张进为何这几天都是魂不守舍的出神,没心思读书了,不过是那位姑娘这几天迟迟没来而已,他的心思都在人家姑娘身上了,哪里还有心思读书啊?
如此想着,张娘子也是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就道:“进儿,既然没心思读书,那你过来一下,帮我一点忙!”
张进不明所以地看了张娘子一眼,不知道这时张娘子叫他去做什么,但还是放下手中书本答应道:“哎!娘,我这就来了!”
于是,张进跟着张娘子却是去了后院,张进问道:“娘,要做什么?”
“不要你做什么,我叫你过来就是想问你几句话!唉!”张娘子叹息一声,斟酌着问道,“进儿,你这几天这么心不在焉的,总是往那院门那边看,是不是心里一直在想着那位姑娘啊?”
张进顿时怔了一瞬,随即默然以对,低着头不说话了。
这种沉默自也就是一种默认了,张娘子见状更是轻叹了一口气,道:“进儿,你也别怪相公对你严厉,其实刚才相公说的也没错了,你这样总是心神不定的可不行,这样去下场考试如何能考中通过呢?你是很该收收心思才行!”
张进不由点头苦笑道:“娘,我自也是知道这样不行了,这几天我也总是想着调整自己的状态了,尽力把心思都放在读书上了,可是最后总是难免出神想到别的地方去了,没法像以前那样投入了,娘你说我该怎么办?”
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兩百七十一章 尋上門去熱推
张娘子听了这话,又是忍不住打量他半晌,然后叹道:“看来你还真是把心思放在人家姑娘身上去了!如此说来,要你好好读书是有点难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我看你也只有真正的见到了那姑娘,问清楚她为何这几天都不曾来的缘由,你才能真正的把心思放到书本上来了!”
“可是,娘,人家没再来家里,我如何能够和她见面,问清楚缘由了?”张进摇头苦笑,但随即忽的心中又是一动,自语道,“除非,除非我去府衙寻她了,如此才能和她见面!”
自语罢,他又是皱眉不语,沉吟半晌,心里好似有了决定,就抬头对张娘子道:“娘!爹这里你能不能帮我打个掩护啊,我想要出去一趟!”
张娘子闻言,瞬间明白他要出去做什么,不由吃惊道:“进儿,你真要寻上门去,找那位姑娘啊?你可别乱来,人家家里可是府衙!”
张进笑道:“娘,人家姑娘都三番五次的来家里寻我了,我做为男子的,难道就没有那个勇气去人家家里寻她吗?娘,放心吧,我会小心的,我知道那是府衙,不会乱来的,你放心吧!我爹那里要是问起来,你可要帮我打掩护啊,我这就从后门走了!”
说完,也不等张娘子答应,他转身就走了,快步出了后门,不见了人影。
“哎!这死小子!”张娘子又气又笑,但随即忍不住又是叹道,“看来进儿是真的喜欢人家姑娘了,唉!罢了,那姑娘除了大胆点也不错,希望他们最后能有个好结果吧!”
而张进出了后门,就脚步匆匆的穿过这永家巷,来到这热闹的街上,随意找了个人,问了问府衙在哪里,然后就更是大快步的往府衙来了。
这府衙在金陵城北城,而永家巷是在西城,金陵城又这么大,从永家巷到金陵府府衙,也是有好一段路走了。
张进又不熟悉这金陵城,北城的府衙更是没去过了,所以他只能一边向北城走来,一边向路人问路了,一路上问了十几二十个路人,走了差不多半个多时辰,这才来到了北城金陵府府衙大门前,寻上门来了。

ntyet优美都市异能 張進的上進之路 ptt-第兩百四十八章 警醒閲讀-hj0se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喝着酒,吃着菜,聊着这卫家的种种事情,恩怨情仇,秘闻传言,张秀才和梁仁一时觉得事情可笑,一时又感慨唏嘘不已了。
那梁仁说完了这卫家的事情之后,又是看向一边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张进、梁谦等人,对张秀才道:“文宽,你说,卫家这样的情况,你能放心让进哥儿他们经常上门去卫家走动吗?这要是在卫家牵扯了什么,得罪了老大或者老二哪个,岂不是自找麻烦?”
“所以我说,卫书是个好孩子,和他交朋友是无妨的,但千万别牵扯进卫家那些烂糟糟的事情里面去了,为了以防万一啊,最好警醒进哥儿他们,要是没必要,最好都别上门去卫家走动,要和卫书见面交朋友,把他约出来就好了,也不耽搁交朋友什么的!”
不得不说,梁仁说的是对的,那卫家有老大和老二在,对自家亲兄弟都能下狠手的人,确实不是什么善地了,张进他们还是少去的好,否则一不小心在卫家得罪了哪个,那可就糟糕了,毕竟虽然卫家看着后继无人,一副日薄西山的样子,但是相对于他们这些外地人来说,还是有钱有势的,他们可得罪不起。
如此想着,张秀才不由轻颔首道:“嗯!梁兄说的是,等回去之后,我会给进儿他们一个警醒了,让他们以后少去这卫家,免的招惹什么是非麻烦!”
“哎!这就是了!”梁仁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拿起酒壶倒酒,斟满了各自酒杯,笑道,“算了!不说了!这都是卫家的腌臜事儿,和我们不相干,来!我们喝酒,再干一杯!”
前夫来袭,盛宠枕边妻 公子齐
说着,端起酒杯,又是和张秀才碰了一个,各自仰起脖子干了下去,哈哈笑了起来。
就如此,这席上热闹了一个多时辰,喝酒吃菜聊天,直到夜里八、九点,这才散了席,张进、张秀才他们就离开了这梁家,打着灯笼,回了他们租住的小院了。
小院厅堂里,张秀才坐在小桌前,打着酒嗝,一身的酒气,显然在梁家和梁仁喝了不少了,此时酒意上头,头脑却是有些晕乎乎,醉醺醺的。
张娘子不由笑着埋怨道:“相公,又喝了这么多酒!一身的酒气!现在难受吗?可想吐?”
张秀才摆了摆手,笑道:“也没喝多少,就是和梁兄喝了几杯而已,不碍事!”
张娘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好多说什么,给张秀才倒了一杯凉茶,转而对张进、方志远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这天色也晚了,你们洗漱一番,就也回房歇息吧!”
张进他们就是应道:“是,娘(师娘),我们回房了,你和爹(先生)也早点歇息!”
说着,他们就是要起身离开这厅堂,回房去了,却不想这时候正喝茶的张秀才叫住了他们:“等等!你们先别忙着回房去,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半 步 滄桑
闻言,刚起身要离开的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三人不由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他爹(先生)要和他们说什么,不过既然让他们留下,他们也只好重新坐了下来,听听张秀才到底要和他们说些什么了。
那张娘子也是十分诧异地看着张秀才,蹙眉询问道:“相公留下进儿他们想要说什么?这天也晚了,要不是什么急事大事,明日说也是一样的,今天晚上就让进儿他们回房歇息吧,进儿他们这两天也累了,你自己也喝了这么多酒,肯定也是难受,也该早点回房躺下歇息吧,如何?”
张秀才却摇头笑道:“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急事,就是想嘱咐进儿他们几句而已,免的我明天忘了,还是现在说了好!”

既然张秀才如此坚持,张娘子也没有再劝,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更是端坐着,神情郑重,看向张秀才,静听他要说什么。
张秀才却是又斟酌了半晌,这才开口道:“刚才在席上,我和你们梁伯父打听了卫家,就是卫书的家里,知道了很多关于这卫家的事情,现在就和你们说说,据你们梁伯父说啊,这卫家……”
虐 戀 言情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然后,张秀才把刚才从梁仁那里听来的关于卫家的事情一一道来,缓缓叙述了一番,却是听的张进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这卫家居然是这个鬼样子了,如此的腌臜不堪入目。
听完之后,张娘子都不由蹙眉道:“这,这,这真是卫书家吗?那孩子看着不错啊,待人做事都礼数周全,有礼有节的,怎么这卫家竟是这么不堪了?”
“嗯!卫书确实不错!”张秀才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就是看向张进他们道,“进儿,志远,元旦,你们和卫书交朋友,这倒也无妨,毕竟卫家是卫家,卫书是卫书嘛,不可混为一谈了!不过,我还是要警醒你们一句,这卫家这么乱,你们要是没必要的话,还是不要上门去卫家了,免的招惹是非麻烦,这卫家的事情我们可不能掺合进去,更加掺合不起了!”
那张娘子也是忙附和道:“是!相公说的是!卫家这样的人家,在金陵城可都是有钱有势的,我们可招惹不起,进儿,志远和元旦,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去卫家了,这卫家的事情也和我们无关,知道了吗?就是卫书,他要是愿意和你们交朋友,你们来往倒可以,可不要再去卫家了!”
显然,张娘子比张秀才更加小心谨慎,直接就让张进他们不要去卫家了,其实她还想说的是,就是卫书,也不要来往才好,免的招惹什么麻烦,但到底不曾这样说了。
张进、方志远他们听的面面相觑,张进更是多看了一眼那朱元旦,果然就见朱元旦低着头神情有些不甘愿的样子,他顿时心里了然,恐怕这死胖子还想着之后有机会去卫家,见见那九小姐呢,这死胖子是真的动了春心了。
但不管朱元旦心里如何不甘愿,既然张秀才、张娘子都这样发话了,他也只好和张进、方志远一起应道:“是,爹(先生),娘(师娘),我们会注意的,不必要不会去卫家的!”
张秀才点了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告诉你们这些,也只是给你们一个警醒,这卫家水浑,不是什么善地,还是少去为好!好了!我也没别的什么事情,你们这一天也都累了,都回房歇着去吧!”
“是,爹(先生),我们回房了!”
來自 遠方 小說
张进等人应了,见张秀才点了点头,再没多说什么,他们就起了身,离开了这厅堂,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了。
两片枫叶 落雨出太阳
萬古 神 王
而他们一走,张娘子也熄了厅堂里的灯火,搀扶着张秀才回了他们的房间了。

wfq6z笔下生花的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兩百四十七章 後繼無人鑒賞-cz419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听完了一番梁仁关于卫家的腌臜事儿的叙述,张秀才就是无语,他可能怎么也想不到这卫家居然不堪成这个样子,兄弟内斗,不死不休,第三代子孙又是奢靡淫~乱,不堪入目,这简直就是家道要衰败的迹象啊,最重要的是,家里都这么乱了,卫老爷子就看着不管吗?
狩猎香国 留香公子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张秀才心里疑惑,口中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疑惑不解道:“这家里乱成了这个样子,卫老爷子就不管只看着吗?”
梁仁却是摇头失笑道:“管!当然是管的!可是又该怎么管呢?这老大和老二可是结了死仇的,都恨不得要对方的命了,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可不是卫老爷子一发话,两兄弟就能够冰释前嫌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卫老爷子管了,严厉呵斥了老大和老二,让他们都收敛点,不可再这样陷害使绊子,到底是亲兄弟,一家人,闹成这样都成了外面人的笑话了!可是,老大和老二表面上是应了,但暗地里那争斗可从没停止过,更是刀光剑影,争斗不休了!”
“那几年,卫家的生意可是一落千丈,利润大大缩水,甚至遇到有好几次危机了,差点周转不过来,家业都要败落了,要不是卫老爷子凭着老关系,上门找了好几家几十年的商业伙伴借银钱周转,这才盘活了卫家,否则今天恐怕金陵城都没卫家这个名号了!”
将门医妃
说完,他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给张秀才斟满了酒杯,两人碰了碰,他就一仰脖子干了下去。
张秀才也是端起酒杯喝了个干净,随即就是感叹道:“唉!梁兄,说到底,这卫家这事情的祸根其实还是卫老爷子自己埋下的,当初就不该太过看重老二,让老二起了争家业的心思,如果早点明确老大是家业的继承人,让老二死了心思,未必就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地下的宝藏
梁仁颔首赞同道:“可不就是如此?卫老爷子一辈子精明强干,做了一辈子生意,算盘珠子打的啪啪响,挣得了偌大的家业,可就做错了这么一件事情,就弄的家里不宁,兄弟反目,子孙成仇了,就是这一辈子的家业都差点败在不肖子孙的手上,啧啧!也真是可叹可惜了!”
青山 依舊 在
张秀才听了,也是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随即又疑惑道:“可既然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卫老爷子怎么还不让他们分家呢?这样还住在一个屋檐下,岂不是擎等着再闹出更难看的事情来?还不如分家好了!”
三分钟英雄
“分家?哈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梁仁摇头好笑道,“文宽你是没做过生意了,这老大和老二在争家业的这些年,可是往卫家的各种生意里面做了不少手脚的,卫老爷子要是敢分家,把哪一个分出卫家去,文宽你信不信,另一个肯定就能够弄的卫家分崩离析了,到时候卫家就要散了,为了维持卫家这个架子,这家分不得!卫老爷子也不敢分,不然卫家一旦势弱,那些平时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肯定第一个扑上来把卫家按的死死的!”
高中的命运 绪文
说到这里,他不由也是唏嘘道:“这祸根是卫老爷子埋下的,现在这苦果也是这卫老爷子在尝了,兄弟反目,子孙成仇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这么大的家业,只卫老爷子一个人在撑着,如今那老大老二不给他拖后腿就不错了,那些奢靡淫~乱,只知道花钱嫖娼玩乐的子孙们就更是指望不上了!”
张秀才皱眉不解道:“除了老大老二,不是还有老三吗?这老三应该也可以继承家业吧?”
梁仁失笑着摇了摇头道:“文宽,这卫家老三就是卫书的父亲了,也就是去年我们见到的和卫老爷子在一起的那人!”
“按理说,老大老二成这个样子了,是不能够把家业交给他们的,老三应该可以栽培一番了吧?可是文宽你不知道,这老三,卫老爷子从小就是把他往读书人方向栽培的,可能是指望着老三能够走科举之路,考功名走仕途了!”
朱映徽
嬌 女 謀略
“但是,文宽你也知道了,这老三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读了那么多年书,都人到中年了,去年才和自己的儿子、爹一起通过童子试,考了个秀才功名,最重要的是,这老三读书读迂腐了,也只知道读书,喜欢收集古籍字画,各种孤本,对于继承家业做生意啊,人家没兴趣,根本不去和两个哥哥争,只一心躲在自己的书房里读自己的书了!”
张秀才不由无言,哑然失笑道:“这还真没看出来,原来去年见到的卫书的爹是这样一个人!我看着还是说话挺和气,挺好相处的一个人啊!”
梁仁好笑道:“是!这卫老三是好相处了!好笑的是,不仅老大和这老三关系挺好,就是老二也和这老三关系不错,可能是老三根本不争家业的原因吧,老大老二感觉不到威胁了,居然都对这老三不错,两家人和这老三家相处的都还好,你说可笑不可笑?”
学院都市的阿宅
张秀才不由又是无言以对了,摇了摇头,失笑一声,却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豪门重生:鬼眼女相师 扉秀
那梁仁却是又继续道:“所以啊,卫老爷子现在也难了,家里子孙指望不上,将来家业都不知道该谁来继承了,恐怕他这老骨头一倒架,卫家就要紧跟着分崩离析了,散了个干净,啧啧!”
说到这里,他神情微动,又忽的道:“哎!文宽,你听进哥儿他们说过吗?这卫老爷子好像到现在被逼的没办法了,已经不指望儿孙了,开始栽培起小孙女儿来,希望将来小孙女儿能够招婿上门,继承家业呢!”
“啧啧!都说多子多福,可这卫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孙子也有五六个了,这么多儿孙,可福气多少却是没看到,糟心事却是不少了,这卫家,卫老爷子活着是还能继续撑下去不散架了,可卫老爷子要是死了,也不知道这卫家最后结果会如何了!后继无人了!唉!”
张秀才不由默然以对,然后也是长叹了一声,拿起酒壶给梁仁和自己都斟满了酒杯,又是端起酒杯两人碰了碰,一饮而尽了。

xkumj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笔趣-第兩百四十四章 慶祝閲讀-4xo3v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边回城的王嫣正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韩云而感到心焦如焚,烦恼不已呢,而另一边张进中午在金陵书院报完名以后,一行人回到西城永家巷租住的地方,随意吃了顿午饭,就各自回房歇息了。
神器種植空間 纏繞在指尖的靈感
排队排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没睡,张进他们确实是又困又乏了,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都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觉睡的很沉,直到傍晚五六点这才醒了过来。
此时,天色已经将将昏暗下来,张进他们起身在小院里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蹬蹬酸麻的小腿,可也精神奕奕的,一扫之前回来的疲态,果然还是年轻好啊,熬一天一夜,睡一觉也就恢复了过来,可像张秀才和梁仁这样的中年男人,却只觉得怎么睡也没法补足精神了,身体状态却是大不如张进他们这些年轻人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傍晚,小院里正读书的张秀才看着张进、方志远、朱元旦他们那神采奕奕、精神焕发的样子,心里不由轻叹了一声,既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又感慨岁月不饶人,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这熬一天一夜,就浑身都不怎么舒服了,懒懒的,没劲。
正如此感慨之时,忽的那小院门被敲响了,外面传来了梁谦的声音:“张叔父,张婶子,进哥儿,志远,元旦,都在吗?是我!”
極度空間 傘把
张秀才听见了,就是看向张进笑道:“进儿,是梁谦过来了,去开门!”
张进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言语,就去开了院门,把梁谦请了进来。
张秀才看着进来的梁谦,笑问道:“眼看着这都要入夜了,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梁谦笑着答道:“张叔父,是我爹我娘让我来喊张叔父、婶子还有进哥儿你们过去吃饭呢,我娘已经做好了两桌饭菜,我爹说是要给我们今天顺利报名庆祝庆祝了,聚在一起吃个晚饭!哎,婶子呢?怎么不见她人?”
张秀才好笑道:“你婶子正在厨房做饭呢!梁兄也真是的,这顺利报名,有什么好庆祝的?要是一个月后,你们都能够考进书院求学读书,那才算是可以庆祝庆祝了!”
梁谦笑道:“其实,我爹也只是想找个借口由头而已,能够把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请过去热闹热闹的吃个饭了!如果没个由头,就请张叔父、进哥儿你们过去,恐怕你们也不会过去的,怕太麻烦我爹我娘他们了!”
九鎖逃妃,暴君,給我滾
张秀才、张进他们听了,都不由失笑一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梁谦这话,毕竟他们来这金陵城,就已是给梁仁、梁娘子平添了许多麻烦了,可不能够再给人家添麻烦了,这衣食住行,平时自己能做的就尽量自己做了,尽量不麻烦人家了。
如果没点由头,梁仁、梁娘子总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吃饭,虽然人家夫妻二人热情似火的招待,但张秀才他们也会过意不去了,要是三番两次的这样,自是会拒绝不愿意再过去的,想来梁仁、梁娘子他们也是明白张秀才他们的想法了,所以尽量不曾叫张秀才、张进他们过去了,只是经常串串门,走动走动了,这也算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比较常见的人情世故了。
不过此时,既然梁仁找了这么个由头,让梁谦过来请他们过去聚一聚热闹的吃一顿饭,张秀才还真没拒绝,正好他也有点事情想要询问一番梁仁了。
于是,张秀才笑了笑,就是对着厨房高声道:“娘子!别忙了!梁兄和嫂子让梁谦过来,请我们过去吃饭呢,说是庆祝他们今日顺利报名了,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就等着我们过去呢!”
正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张娘子听了这话,就是从里面出来,笑道:“啊?这,相公,我们这又去麻烦梁大哥和大嫂他们,是不是不好?太添麻烦了!”
一见桃花后
这时,那梁谦笑道:“婶子,去吧!都去吧!我娘和嫂子她们已经都把两桌饭菜做好了,就等着我请婶子你们过去呢!”
“这,这”张娘子看向张秀才,神情有些迟疑犹豫,不知该答应还是婉拒了。
张秀才就是起身笑道:“去吧!娘子,我们都去吧!这也是梁兄和嫂子的好意了,不去可就对不住人家这片心意了,毕竟饭菜都做好了!”
仙道神醫
张娘子闻言,不由失笑道:“既然相公这么说,那也好!我也偷一下懒,不用做晚饭了,就是麻烦嫂子了,我们又去吃现成的了!”
然后,张秀才把手中的书放回了房间,出了小院锁了院门,就和张进、张娘子他们一行人跟着梁谦去了梁家了。
到了梁家,果然这家里饭菜都已是做好了,两张小桌子厅堂里摆的满满的,小桌上杯盘碗筷的都是摆放好了,梁仁笑着把张进、张秀才他们迎了进去,请他们各自安坐了下来,顿时这本就不大的厅堂,更是塞满了人了。
张秀才哈哈笑道:“梁兄,你这请人吃饭的由头找的可不怎么好啊,进儿、梁谦他们今日不过才报名而已,你就找由头来庆祝了,这有什么好庆祝的?等他们考进了书院,或许才能说来好好庆祝庆祝了!”
修真幻奇譚
先人譜 白人白
法師傳奇ii
“哎?考进书院,那却是难了,我也不肖想梁谦这次能够考进书院去读书了,有机会去报名尝试一番也就罢了,再肖想太多,最后结果难免让人失望!”梁仁摆了摆手笑道,显然对于梁谦能否考进金陵书院读书,他并没有过多的期待了。
然后,他又是转而笑道:“再说,我要不找这么个由头,只让梁谦干巴巴的去请文宽你们过来吃饭,文宽你们哪里会来了?说到底,不管如何,还是要找个由头了,这找了个由头,文宽、进哥儿你们这不就都来了?”
他这话一出,张秀才、张进他们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之间,这梁家厅堂里,席上就是热闹了起来。
随后,围在一起,喝酒吃菜说话,各自也是聊的十分高兴了,就像是他们今天不只是报名成功了而已,而是已经考进书院,即将入学读书一样了,就像是他们真的在高高兴兴地庆祝了,好不热闹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