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最強小農民 起點-第3384章 天河大師的震驚展示

最強小農民
小說推薦最強小農民最强小农民
“哈哈哈!这群神武国的莽夫,这下没辙了吧!”
朱雀国,高墙之上。
一座楼阁中,几道身影凝立,远眺前线大阵。
他们面上,皆有一抹快意,得色。
神武国已经折进去好几拨人了,虽然实力都不高,只是些炮灰,但炮灰也是人,死了这么多,无疑会大损神武国大军的士气。
“都是天河大师您的功劳啊!您这座九狱天门阵,当真是绝世神阵,至少在东洲,绝对当得上是第一!”
一名身披赤色朱雀战甲,年约四十来许的男子转身,看向身侧一人大笑道。
此人乃老者模样,身披一蓝色长袍,蓄着长须。
此刻,他正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捋长须,自得地笑着。
这一番恭维,他是相当受用。
他天河大师之名,东洲阵道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他耗费了百年的时间,苦苦参研,融合各大顶级仙阵,从而创造出了这一无上神阵。
此阵兼具迷阵,幻阵,五行阵,还有各种杀阵的特点,一旦踏入,不被磨死,也会被困死在里面。
真神境也好,灵神境也罢,就算是天神境的天骄踏进去,也都是一样的结果。
“诶!第一有点太夸张了,不敢当,不敢当啊!”
心底得意,但表现上,他还是做出了谦逊之色。
“大师,您实在太谦虚了!”
“瞧瞧大师这风骨ꓹ 当真举世无双啊!明明都是东洲第一了ꓹ 可却还是如此谦虚!”
阁中众将都是大笑着,继续吹捧了起来。
“哈哈哈!”
天河大师被吹捧得有些忘形了,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ꓹ 说第一也没问题ꓹ 至少在东洲,没有人能破去此阵,要破此阵ꓹ 他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磨ꓹ 不断派人进去,把大阵的力量磨光。”
“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ꓹ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不磨光大阵的力量,他们休想走出此阵,一个人都别想!”
天河大师扬起脸ꓹ 神情狂傲无比。
进击在电影世界 小陀螺
对于自己的阵道造诣ꓹ 他有绝对的自信。
就算对面那几个神将走进去ꓹ 也得被困在里面。
“大师厉害!”
朱雀国众将又是吹捧起来。
楼阁中ꓹ 气氛一片欢快。
可就在这时,一人眼角的余光,瞥到在那前线大阵ꓹ 似乎有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他登时愣了,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接着ꓹ 他开始揉眼睛,不停地揉ꓹ 再是睁大了眼,死死地看去。
没错!
的确有人从那大阵里出来了!
可是ꓹ 这怎么可能啊?
这可是天河大师费尽心血布的大阵,之前他朱雀国所有阵师都进去闯过ꓹ 没有一个走出来过,曾有阵师直言,这是东洲第一的大阵。
如此大阵,就凭神武国那群莽夫,如何能破去?
“那……那是什么?”
接着,又有人注意到了,笑声戛然而止。
下一刻,眼睛瞪得溜圆,死死朝着前线看去。
这般表情,就好似见了鬼一般。
接着,楼阁中的笑声一道接着一道地消失了,一张张面庞,逐渐凝固。
他们就这般呆呆立着,神情恍惚无比。
“嗯?你们这是……?”
天河大师一怔,有些诧异。
这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安静了?
看了他们一眼,他心下更是疑惑了。
他们这般表情,似乎活见了鬼,难道大阵那边有变化?
不可能啊!
他嘀咕一声,也是抬眼,朝着那边看去。
下一刻,他浑身一震,如遭雷击。
原本空无一人的阵前,立了一道身影,战甲破破烂烂的,模样狼狈不堪,像是刚经历过无数的劫难似的。
“不……这不可能!”
他身形晃了晃,只觉一阵头晕脑眩。
这个家伙,竟然从他的阵中走出来了?
这就是一个小小的真神啊!
一个真神,一个修为如此低微的炮灰,竟活着从他的阵法中走出来了?
这对他而言,不啻于是晴天霹雳!
他身形又是一晃,一个踉跄,差点栽倒下去。
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
一想到方才,自己还吹嘘,无人可以从阵中走出,他就感觉脑袋嗡嗡的发蒙,一张老脸也随之涨得通红,滚烫无比,跟猴屁股似的。
“运气!他就是运气好!”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站稳了身。
面对四方众人质疑的目光,他立时大吼,激动无比,“你们看他修为,就是一小小真神,有这个实力能看破我的大阵,走出来吗?”
“这家伙就是纯粹运气好而已!”
众人听罢,都信了几分。
也是!
之前他们朱雀国那么多阵道高手都进去过了,一个都没走出来,一个小小的真神,如何能走出来?
这不是运气是什么!
“大师,要不要杀掉这家伙?”
朱雀国一位神将大喝道,眸中有杀机迸发。
“哈哈!不必!区区一个炮灰,小小真神,有何可惧!”
天河大师立时大笑,又恢复了那般风轻云淡的高人模样。
他摆摆手,笑道,“他不过是侥幸走出来的,未曾看破我大阵的奥秘,便不可能对我这大阵,造成一点点威胁,他们啊,破不了我这大阵的。”
“那就好!”
“大师说的对!”
朱雀国众将笑了笑,都是松了口气。
大师说的非常有道理,一个小炮灰又有多少能耐。
楼阁中,众人都是谈笑了起来,气氛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欢快状态。
“有人……出来了?”
这时,神武国大军中,不少人看向远方大阵,纷纷惊呼。
“好像是人字营的,才中位神!”
“他竟然走出来了,太不可思议了!”
看清之后,全军哗然。
“那家伙是……?”
此刻,城墙一处,天字营阵地,一名着金甲的男子随着众人望向远方,看清之后,不由露出了震惊之色。
那个从敌方大阵中走出来的,可不正是那个该死的淫贼么!
他竟然也入了军队,甚至还活着从敌方大阵走出来了。
“真是没天理啊!”
他一咬牙,恨恨地咒骂了一声,满心嫉妒。。
能从那大阵中走出,这家伙无疑要立功了。
一个小淫贼都能立大功,而他这个百域第一天才,竟然还寸功未立,实在没天理!